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 - 網站地圖
當前位置:新疆时时彩 > 企業動態 > 正文

中國城市建設的一個轉折點

時間:2020-01-22 09:26:59 來源:本站 閱讀:4017110次

新疆时时彩 www.jkygi.com

中國城市建設的一個轉折點

?

見證北川重建之路

本刊記者/霍思伊

發于2020.1.20總第933期《中國新聞周刊》

在新縣城建成前,每年清明、“5·12”和羌歷新年,瞿永安都會來“三道拐”燒紙或放上幾束菊花。這是2008年地震后唯一可以俯瞰老縣城的地方,震后改名叫“望鄉臺”。那時,瞿永安是北川縣委常委、副縣長,在地震中失去了11個直系親屬。

2011年臘月廿九,晚7時,在新縣城中心的商業街入口處,一扇紅色的城門被立了起來,火槍隊向空中打出第一槍,城門被推開。中國首個震后異地重建的縣城重獲新生。

經歷了最初的選址爭議,“規劃先行”的決策機制在重建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落實。中國工程院院士、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總建筑師崔愷指出,雖然發源于災后重建的特殊語境,但北川重建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,對日常的城市規劃、城市管理、建筑創作有長久價值。

選址

“5·12大地震”后不到半個月,瞿永安就著急地帶著兩名規劃師進山。山里道路全被阻斷,三個人經四川省綿陽市平武、松潘,再到茂縣,繞行700多公里???、打摩的、騎馬、坐船又走路,最終進入震后北川的大山,在各鄉鎮實地考察、走訪,花費了近一周時間。

考察的目的是向綿陽市以及從北京來的規劃專家組匯報,重新選址需要慎重決策。

地震中,北川的遇難、失蹤人員共計19956人,占整個地震遇難人口的1/4,直接經濟損失近600億元?!氨貝ń倌昀椿鄣奈鎦駛〖負躒炕儆諞壞??!賓撓臘菜?。

受住建部委派,中規院的12名規劃專家于5月19日下午到達北川,帶頭的是時任中規院院長李曉江。他們一到現場,就得出了一個和瞿永安一致的初步判斷:震后北川,只能異地重建。

作為“5·12大地震”這一舉國關注事件中的關鍵一環,北川選址被賦予了更多符號意味。因此,整個決策過程顯得格外慎重。

5月25日,李曉江等人突然聽說,有專家向國務院領導提出建議,新縣城可以選址在北川縣內的擂鼓鎮。李曉江知道,擂鼓鎮有兩條活動斷裂帶通過,處于滑坡、崩塌,巖溶等地質災害高易發區,本身受災也嚴重,用地空間狹小,不利于北川的長遠發展。但擂鼓鎮的好處是,仍在北川縣域內,不涉及跨行政區劃的搬遷。

事實上,中規院后來給出的五個方案中,除了擂鼓鎮,另外四個選址分別是永安鎮、安昌鎮、桑棗鎮和安昌東南。它們的共性是,都地處另一個縣——安縣,也就是說,都涉及行政區劃的調整。

李曉江要求團隊在三天內拿出一個方案。28日凌晨,中規院正式向綿陽市提交《北川縣城“5·12”特大地震災后重建選址與規劃研究基本結論》,明確建議選址在安昌東南。

評估的因素有很多,包括地質條件和安全性、區位條件、用地條件等,但最核心的原則就是“安全性”。參與撰寫報告的中規院高級規劃師、后來在北川駐扎近三年的孫彤曾回憶說:“安全的標尺是一個一票否決的要素?!?/strong>

“不是說建筑足夠堅固就能抵御所有自然災害,在大自然面前,人是很渺小的?!焙罄賜抑氨貝ǜ畢爻そ甑鬧泄嬖汗婊σ蠡崍頰庋浴噸泄攣胖蕓匪?。

回顧北川縣城的歷史變遷,上世紀50年代初期為了治理匪患,北川縣城從治城(今禹里鎮)遷往曲山鎮。此前這里鮮有人居。唐山大地震后,地質專家曾專門來北川勘察,指出曲山鎮在龍門山斷裂帶上。從老縣城茅壩新區開挖的建筑基坑中,可以看到數百年前滾落的巨石和磚瓦碎片。更危險的是,北川四面環山,場地狹長,地震過后極易引發山體滑坡、泥石流等次生災害。

北川民間一直流傳著“包餃子”的說法,也就是擔心地震和地質災害會導致山體滑坡,將縣城覆蓋。90年代,北川曾致力于將縣城搬遷至擂鼓鎮,但因投資巨大、問題復雜而屢遭擱置。李曉江在地震后剛踏入北川老縣城踏勘時,感慨“這是一個歷史性錯誤”。

殷會良指出,“5·12大地震”后對中國人最大的改變,就是糾正了自古就有的“人定勝天”思維慣性。有些災害防治不了就要加強避讓。汶川之后,全國上下對人與自然關系的認識,都有了一個比較大的轉變。

2008年6月5日,接到中規院報告五天后,綿陽市委直接向國務院抗震救災總指揮部遞交了這份選址報告。11月10日,國務院常務會議通過了北川新縣城選址,將原屬安縣的永安鎮、安昌鎮和黃土鎮6個村,共215平方公里土地劃入北川。最終,北川縣城南遷23公里。

中國城市建設的一個轉折點

(《中國新聞周刊》曾經對北川重建進行報道)

?

重建

選址落定后,北川新縣城開始重建。

在瞿永安看來,新縣城規劃最好的一點,是堅持“以人為本”。作為一個地道的北川人,他在北川生活超過50年。在新縣城重建的過程中,瞿永安主要負責從政府層面推動規劃落地,做統籌工作。2012年,他晉升為中共北川羌族自治縣委副書記、縣長。

對于新老縣城的對比,瞿永安有切身感觸。雖然對老縣城有感情,但由于建成年代久遠,老縣城在數次整修后仍令人感覺逼仄破敗。而新縣城“相當于在一張白紙上畫出藍圖”,無論是從人居環境,還是建設理念,“放在縣城里比較,幾百年都不會過時?!?/p>

新縣城窄路、密網,格局緊湊,建筑限高30米。這與當時全國各地大小城市都時興的大廣場、大馬路、大公園和地產開發帶來的參差不齊的天際線,差異很大。北川人均城市綠地標準比成都還高,出門300米就見樹或進園。新縣城還從老縣城移植過來很多樹木,一些老建筑也被留存,比如板凳橋,這是一條用石墩打成的古橋,因形似板凳而得名。現在,瞿永安還會興致勃勃地說起這座橋,這是他和很多北川人的過去,是一座城市的記憶。北川重生,橋也被保留了下來。

到了夜晚,全國唯一的羌族自治縣展現出她的民族特色。在縣城中心的“巴拿恰”商業街和旁邊的新生廣場上,數十個人圍成圈,跳起羌族舞蹈“沙朗”,羌語意為“唱起來、跳起來”。人們不停地旋移、甩手、搖肩、騰躍。在瞿永安看來,身體俯仰間,是重生后北川不斷燃起的生命力。

中規院原院長李曉江用“回歸”來形容新縣城的重建。

在2018年5月中規院舉辦的“震后十周年災后重建研討會”上,他說,為這樣一群遭受巨大災害的群眾服務,規劃師們更需要去想他們需要什么,這其實給了規劃師一次回歸的機會。“做一個最真實的城市、最不夸張的城市、最符合老百姓需要的城市。不是為了房地產、政績或者所謂的城市競爭力和土地開發效益,”他說。

重建時期掛職北川縣委常委、副縣長,現任綿陽市梓潼縣委副書記、縣長賀旺對《中國新聞周刊》指出,生態優先、以人為本、?;ど偈褡宓睦肺幕仍?,是城鄉規劃的基本理念,不能說有多新,但在國內很多城市規劃建設中卻沒有得到充分的貫徹落實。

三年重建完成后,后續所有的建設問題和規劃調整,北川縣也都會及時找中規院溝通。用瞿永安的話說,中規院是龍頭。他告訴《中國新聞周刊》,去年剛修訂的《2018~2030北川總體規劃》,也是由中規院牽頭完成。

在中國幾十年的城建史上,從未有一個規劃團隊和當地政府如此長期持續的合作與服務,陪伴跟蹤一座城市的成長。

應地方政府要求,中規院成立了北川新縣城規劃工作前線指揮部,時任院長李曉江和副總規劃師朱子瑜分別擔任指揮長和副指揮長,成立若干工作組,選派殷會良、孫彤等一批專業技術人員長期駐扎,一干就是三年。

可以說,北川新縣城的重建,是中國城市建設的一個轉折點。在規劃層面,北川重建成功實踐了規劃機制和理念上的創新,這些實踐后來被專家們總結為“北川模式”。

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總建筑師崔愷指出,“北川模式”對包括雄安新區在內的未來城市的建設、管理和建筑創作都具有很大的參考意義。

發展

災后重建實際上是三部曲,救災、重建和發展。重建完成的北川,僅僅是物理空間重建,從長遠來看,產業重建和社會重建更為關鍵,也需要一個過程。北川重生之后,城市未來的可持續發展,成為它需要解決的最核心議題。

地震前,北川幾乎沒有像樣的產業項目,只有茶葉和蠶桑,還有一些嚴重污染環境的礦類產業。截至2018年,震后10年內,北川全縣地區生產總值已經突破50億元。但和其他中小縣城一樣,北川的產業突圍也面臨一定挑戰,例如缺乏大片土地,無法吸引大型龍頭企業,也缺乏產業基礎和人才。

2019年12月26日,北川通用機場宣布開工。瞿永安表示,北川未來計劃以機場建設為契機,建成一個通用航空產業園,努力延伸產業鏈,將飛機制造、飛機組裝等業態全面引入。此前,北川引進了一所泛美航空學院,今年秋季開始招生。

賀旺認為,目前的通航產業,對北川而言是個機遇。他指出,對于一個人口不多、規模不大、工業底子薄的小縣,產業發展思路不能大而全,而應結合自身資源稟賦,找到產業發展的下一個風口?!翱贍芤簿鴕渙礁鎏乇鷙玫南钅?,就可以把縣域經濟帶動起來?!彼?。

作為災后重建城市的樣本和范例,北川需要探索的更重要命題還包括:在類似于計劃經濟模式的重建之后,如何擺脫對國家支持和對口援建的依賴,尋求城市自身發展的可持續模式?如何突破政府規劃、政府投資、政府建設等典型“災后重建”的實踐方式,引入更多社會力量和社會資本,參與縣城未來的發展?

從這個意義而言,北川的實踐還在繼續。

事實上,災后重建不僅給北川,包括整個四川都帶來了新的機遇。

地震后,整個成都平原經歷了跨越式的發展。國家層面投入的資金極大地拉動了四川板塊的經濟,為此后十年打下了很好的基礎?;ǖ拇饔彌皇且環矯?,更關鍵的是,此前封閉的四川盆地開始接受全國各地的信息、人才和文化。四川對外的聯系出現了爆發式增長,對原本的文化、政治和社會生態都帶來很大沖擊。

“這種沖擊,也是一種大的融合。只要有融合,就會激發新的活力和動力?!?/strong>瞿永安說,災后重建讓北川提前發展了20年。

據四川省統計局2018年5月7日發布的《汶川地震重災區十年經濟發展報告》,地震十年后,災區綜合實力顯著增強。2017年,四川區劃內的39個國定重災縣GDP、人均GDP和居民收入均大約是2008年的3倍。

現在,昔日的北川老縣城,作為全世界唯一整體原址原貌?;さ墓婺W畬?、破壞類型最全面、次生災害最典型的地震災難遺址,2010年5月正式對公眾開放。在這里,地震發生的瞬間永遠凝固,傾塌的房屋被幾根支架撐起,傾斜的角度沒有變化。

李曉江說,中華民族是一個多災的民族,但我們會在災難中不斷成熟,把上一次災害的教訓變成下一次災害的借鑒。

他的《規劃新北川》一書扉頁上寫著“多難興邦”。這也正是2008年5月23日,時任總理溫家寶在北川中學的黑板上寫下的4個字。

《中國新聞周刊》曾多次對北川重建進行封面報道

“2008年5月12日,汶川。歷史不會在這一刻定格。讓我們在悲痛中汲取成長的力量,向未來,生生不息!”

——摘自本刊2008年5月26日總第372期封面故事《國殤》。5·12汶川地震共造成69227人死亡,374643 人受傷,17923 人失蹤。本刊分別在 2008年5月19日、5月26日、6月2日和6月9日推出封面故事《大地震》《國殤》《汶川的孩子》《一個國家的動員》。

中國城市建設的一個轉折點

?

中國城市建設的一個轉折點

?

中國城市建設的一個轉折點

(2008年5月19日,第371期《大地震》。)

?

中國城市建設的一個轉折點

?

中國城市建設的一個轉折點

?

中國城市建設的一個轉折點

2008年5月26日,第372期《國殤》。

?

中國城市建設的一個轉折點

?

中國城市建設的一個轉折點

?

中國城市建設的一個轉折點

(2008年6月2日,總第373期《汶川的孩子》。)

?


中國城市建設的一個轉折點

?

中國城市建設的一個轉折點

?

中國城市建設的一個轉折點

(2008年6月9日,總第374期《一個國家的動員》。)

?

摘要:沈陽202醫院,沈靜思,沉寂的意思